当前位置: 首页 > 粮“油”之争 > 内容
发改委财政部:紧急叫停玉米汽油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1353 发布时间:2007/1/30 15:12:00

  一面是粮食涨价,一面是以玉米、小麦等粮食为加工原料的燃料乙醇项目纷纷上马,汽车要与人“争口粮”,这让国家两大部委倍感焦虑。

  日前,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共同下发了《关于加强生物燃料乙醇项目建设管理,促进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要求立即暂停核准和备案玉米加工项目,并对在建和拟建项目进行全面清理。两部委齐踩刹车,企业猝不及防、东倒西歪。

紧急刹车

  全球燃料乙醇需求不断扩大,中国燃料乙醇价格也在水涨船高。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国汽车新能源战略发展方向之一,国家给予了制造燃料乙醇企业相当大的优惠政策:例如生产一吨燃料乙醇补贴1000元左右;对燃料乙醇生产企业免征5%的消费税;对生产燃料乙醇的增值税实行先征后返。此外国家还将根据相关政策优先供给陈化粮,在结算时保证乙醇厂每吨燃料乙醇有100元左右的利润等。之所以对乙醇生产企业进行补贴,是因为国家规定车用乙醇汽油必须与同标号的普通汽油“同升同价”,目前燃料乙醇生产成本高达每吨4000多元,而卖给石化企业每吨价格不到3000元,中间差价必须有人来埋单,而政策部门也认可这是成长的代价。

  据了解,目前以生物燃料乙醇或非粮生物液体燃料等名目提出的意向建设生产能力已超过千万吨。“据我了解,由于酒类产品出现积压,一些做酒的工厂也正考虑转型做燃料乙醇。”一位业内人士说。

  然而,超过千万吨的产能已远远高出目前乙醇汽油推广的需求。据统计,2005年我国汽油消费量约为3500万吨,按照在汽油中添加10%的燃料酒精计算,那么汽车用燃料仅需要消耗350万吨的酒精。而目前,我国仅在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南、安徽5省及湖北、河北、山东、江苏部分地区进行了乙醇汽油的试点推广,需求量仅为100多万吨。

  此次通知规定,任何地区无论是以非粮原料还是其他原料的燃料乙醇项目核准和建设一律要报国家审定,非粮示范也要按照有关规定执行。凡违规审批和擅自开工建设的,不得享受燃料乙醇财政税收优惠政策,造成的经济损失将依据相关规定追究有关单位的责任。非定点企业生产和供应燃料乙醇的,以及燃料乙醇定点企业未经国家批准,擅自扩大生产规模,擅自购买定点外企业乙醇的行为,一律不给予财政补贴,有关职能部门将依据相关规定予以处罚。国家发改委工业司的一位人士严厉表示:“如果他们(乙醇制企业)私自做,不会有销售渠道,也不会有政府的补贴,也就是说没有生存空间。”

进退两难

  其实,企业之前也得到了来自市场的信号,“玉米原料现在的确有些紧。”河南天冠集团宣传部一位人士说。上海汇易咨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强表示,目前玉米价格与去年相比,涨幅有25%左右。吉林燃料乙醇有限公司宣传部马煜国也说,现在原料价格在上涨,但他们卖出的酒精价格没有上涨,由于是国家发改委统一定价,这部分多出的成本只能由企业自己消化。

  2001年国内酒精原料中玉米原料占总量的比重为59%,到2005年,这一比重已经上升到76%。吉林省农委农业处处长杨树久说,现在吉林省每年玉米的加工量有600万吨左右,占产量的30%。据了解,目前玉米深加工中,燃料乙醇的加工量有130万吨左右,其中国家给予补贴的有102万吨,其他加工量有870万吨左右。如今的发展态势显然不符合当初官员们的设想。

  我国推广乙醇汽油最早是在1998年,当时粮食库存积压严重,国家不仅要拿出大量资金去新建粮库,还要拿出大量补贴对库存粮食进行储存,财政不堪重负。于是,在国际原油价格逐步攀升之时,政府开始考虑用陈粮加工乙醇添加到汽油中给车辆提供动力。2002年,国家批准了吉林燃料乙醇公司、黑龙江华润酒精公司、河南天冠燃料乙醇公司和安徽丰原生化公司四家为首批国家级燃料乙醇产业试点基地。这样做既解决了能源短缺问题,又消化了陈粮,一举两得。

  但出乎决策者意料,随着近几年乙醇汽油推广试点范围的扩大,陈化粮也逐渐消耗完毕,乙醇生产企业的原料来源开始转向新粮,并逐渐以新粮为主。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能源研究所科研处的一位专家说,他们之前做研究时就曾提出了自己的担忧,粮食是国家的重要物资,用粮食去大批量生产乙醇不妥。而国内有关研究机构预测:“十一五”期间,我国玉米产需缺口在350万吨左右,将由玉米的净出口国转变为净进口国。加上气候原因使今年新产玉米大规模上市延迟,加工企业抢购粮源,玉米价格将扶摇直上。

  对于乙醇生产企业面临的原料涨价压力,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官员已经无暇顾及,目前对四家企业的补贴会根据汽油价格进行变动,但不会随原料价格变动。现在成了推广燃料乙醇企业和官员两头都做难。

战略“掉头”

  在国家发改委制定的《生物燃料乙醇及车用乙醇汽油“十一五”发展专项规划》中,已明确提出“因地制宜,非粮为主”的发展方向。而财政部2006年5月底制定施行的《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中,也将生物乙醇燃料定位为用甘蔗、木薯、甜高粱等制取的燃料乙醇,而将包括用玉米、小麦、水稻及其陈化粮等口粮制燃料乙醇排除在外。其实,这是政策在有意打出提前量,只是企业太粗心罢了。

  国家发改委工业司人士称,很多企业盲目上马新项目,已经涉及到粮食安全问题。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能源研究所科研处的专家表示,从大方向来看,不能再用粮食做燃料乙醇。用非粮物质替代石油是长远的方向,例如薯类和纤维质以及一些植物的果实来替代。

  但由于目前生物质能源转化的最可行的技术就是玉米加工,要想一下子转变为非粮转化,很多技术和利益上的问题还需要解决。例如甘蔗虽然是目前世界上用于加工乙醇最成功的农产品,由于其单位面积产量高,加工乙醇的产能大大高于玉米等其他农产品,但我国甘蔗种植面积却十分有限,主要集中在广西、云南等少数几个省份,而且随着国内食糖消费量大幅增加,价格也将一路上扬。至于利用纤维资源制造乙醇的技术更是不成熟。

  吉林燃料乙醇有限公司宣传部马煜国说,虽然现在还没具体消息说不让用玉米做原料来生产燃料乙醇,不过他们也在为将来做准备,“我们正在上一个项目,是用秸秆生产燃料乙醇的年产3000吨的项目,现在正在审批中。”

  而据记者了解,中国在利用木薯进行转化燃料乙醇也已开始行动,广西木薯燃料乙醇(一期)20万吨项目投资主体评审工作已经完成,正等待审批。“继续推广乙醇汽油是个趋势,但却要逐步进行。非粮生物能源如红薯、木薯、甜高粱、纤维质乙醇是今后发展的重点,今后将加大这方面的科研投入力度。”国家发改委工业司相关人士如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