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相关政策与协定 > 内容
启动中国-东盟自贸区保障措施的条件
来源:华讯酒精网 阅读次数:903 发布时间:2010/1/20 9:17:00

《货物贸易协议》第九条第3款规定了实施中国-东盟自贸区保障措施的条件:“如一缔约方因履行其依据本协议或《框架协议》早期收获计划所承担关税减让的义务,或者,如因不可预见的情况和一缔约方因履行其依据本协议或《框架协议》早期收获计划所承担的义务,导致其从其他缔约方进口的任何特定产品的数量有绝对的或相对于其国内产量的增加,且此种情况已对进口方生产类似或直接竞争产品的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则该缔约方有权采取中国-东盟自贸区保障措施。”这里提到的条件包括“因履行其依据本协议或《框架协议》早期收获计划所承担关税减让的义务”、“因不可预见的情况”、“绝对的或相对于其国内产量的增加”、“已对进口方生产类似或直接竞争产品的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等几个方面,下面分别进行详细介绍。

(一)“因履行其依据本协议或《框架协议》早期收获计划所承担关税减让的义务”

由于中国-东盟自贸区的保障措施条款是专门为参与自贸区降税的产品设立的,那么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一缔约方对该产品实际上履行了自贸区的降税义务,即实际上根据自贸区的规定削减了该产品的关税。如果该缔约方对某产品实际上并未按照自贸区降税模式进行关税削减,或按照自贸区降税模式该产品的关税无须削减,那么该缔约方就不具备启动自贸区保障措施的条件。

例如,假设马来西亚将轮胎列为高度敏感产品,其实施税率为35%,按照自贸区对高度敏感产品的降税模式,高度敏感产品的关税应不迟于2015年1月1日削减到50%以下,但由于马来西亚对轮胎征收的关税仅为35%,已经低于50%的上限,因此马来西亚虽遵守了自贸区的降税模式,但实际上并未削减该产品的关税,那么自贸区在轮胎的降税方面实际上并未对马来西亚的同类产业构成任何影响,马来西亚就事实上不具备启动自贸区保障措施的条件,不能引用该条款。

(二)“因不可预见的情况”(unforeseen developments)

根据1950年捷克斯洛伐克诉美国“关于取消女士皮帽关税减让”案的工作组报告:“‘未预见到的发展’一语应当解释为在关税减让谈判后出现的情况,这种情况是不能合理地期望做出关税减让国家的谈判人员在谈判关税减让时可能和应该预见到的。”

在中国-东盟自贸区保障措施条款中,也规定了“不可预见的情况”,其含义与WTO工作组的解释相同,即在进行自贸区谈判时不能期望谈判人员可能和应该预见到的情况所引起的变化带来进口激增,从而成为启动自贸区保障措施的一个条件。

但需要注意的是,“不可预见的情况”不能单独作为启动保障措施的条件,它必须和“因履行其依据本协议或《框架协议》早期收获计划所承担关税减让的义务”相结合才能满足启动保障措施的标准。如果某一缔约方的某一产品,由于“不可预见的情况”出现了来自自贸区其他缔约方的进口激增,从而对其国内同类产业造成影响,而实际上该缔约方并未按照自贸区规定的模式对该产品进行关税削减,或按照自贸区降税模式该产品的关税实际上并未削减,则尽管“不可预见的情况”对该国造成了损害,仍然不能根据《货物贸易协议》第九条启动保障措施。而与之不同,“因履行其依据本协议或《框架协议》早期收获计划所承担关税减让的义务”则可以单独作为启动保障措施的一个条件,不管是否出现了“不可预见的情况”,只要一缔约方履行了自贸区规定的降税义务,从而出现进口激增损害国内产业,那么都可以引用第九条启动保障措施。

(三)“绝对的或相对于其国内产量的增加”(in such quantities,absolute or relative to domestic production)

启动自贸区保障措施的另一个条件就是来自自贸区缔约方的进口需要有实际的增加,这种增加可以是绝对的(absolute)也可以是相对的(relative)。

绝对增加比较好理解,根据进口缔约方的统计数据即可比较容易地找到进口绝对增加的数额、速度等,从而判断来自自贸区的进口是否在短期内出现了进口的大量增加。但有些情况下,进口的绝对数量并未增加,或增加的很少,但仍然出现了国内市场的扰乱,这时应从进口与国内消费相比的相对增加来着眼,判断是否出现了进口增加。

相对增加衡量的是进口量与国内消费的比例的变化,如果这一比例在短期内发生了显著的增长,那么即使进口的绝对数量在短期内没有变化,甚至是减少,也可以判断进口出现了实际的增长。

例如,假设中国的咖啡年消费量为2000万吨,年产量为1500万吨,进口量为500万吨,进口占国内消费的比例为25%,根据中国-东盟自贸区降税模式进行关税削减后,年消费量下降到1000万吨,进口量则维持不变,仍为500万吨,那么虽然进口量并未出现绝对的增长,但进口量与国内消费的比例却显著地上升到了50%(500万吨/1000万吨),符合了相对增加的要求,成为了启动保障措施的一个条件。

(四)“已对进口方生产类似或直接竞争产品的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

“严重损害”的确定标准要明显高于反倾销与反补贴确定过程中的“实质损害”的确定标准,同时在确定“严重损害”和“严重损害威胁”时,调查机构还要考虑几乎所有因素,包括进口的绝对增长、相对增长、销售水平、产量、生产率、设备利用率、利润、亏损、就业等等。最重要的一点是,调查机构必须取得足够的证据,证明“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同进口的增加有着因果关系,同时还不能存在进口之外的损害国内产业的因素,只要存在着这种因素,那么就不能将“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归因于进口的增加。中国-东盟自贸区保障措施对“严重损害”和“严重损害威胁”的界定和确定同WTO的规定是一致的。

中国-东盟发展历程

1991年

中国与东盟开始正式对话

1996年

中国与东盟成为全面对话伙伴国 

1997年12月

中国国家主席出席首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会议期间,中国与东盟领导人发表了《联合宣言》,确定了面向21世纪的睦邻互信伙伴关系

2002年11月

双方签署《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确定了2010年建成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目标

2003年10月

双方签署《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且中国正式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

2004年

双方签署《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货物贸易协议》和《中国与东盟争端解决机制协议》 

2007年1月14日

双方签署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服务贸易协议》 

►2009年8月15日

中国与东盟10国共同签署了中国—东盟自贸区《投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