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会议

中国一季度增长或仅6% 未来几周有稳经济措施出台

2014/3/25 10:52:00第一财经日报阅读:400

  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似乎并非一帆风顺。昨日公布的汇丰3月制造业PMI预览值直落至48.1,而今年1、2月消费、投资、出口、社会融资等经济数据亦出现全方位回落。

  “消费的弱势在从高端向低端蔓延,地方政府的投资也开始出现下滑,瑞信预估今年一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只有6%。”瑞士信贷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预期,未来几周政府会有一些刺激措施出台来稳定经济,但规模相对较小。

  陶冬还进一步分析了今年的全球经济前景。“在需求疲软、就业低迷的情况下,2014年全球经济增长加速但质量不高。”陶冬称,当市场预期美联储加息的时间点到来时,全球金融市场将遭受新一轮冲击。

  解析中国政策

  陶冬强调,中国经济下滑的因素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和一些结构性改革有关,但改革是需要坚持的。因此,本轮的经济刺激措施不会太强烈,而财政政策有进一步放宽的空间。

  谈到货币政策,陶冬认为,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在上升,但降准对实体经济的实际影响极其有限。中国经济整体并不缺钱,缺钱的个别部门如小银行、地方政府及开发商这些都属于要“打击”的对象。真正的问题是在于实体经济中没有人愿意投资,而这不是光靠增加流动性可以解决的。

  目前,中国正在积极推动“十八届三中全会”制定的改革蓝图。而金融改革政策中,利率市场化或将先行一步。

  “利率市场化导致的‘储蓄搬家’现象的发生不可避免,这是一个利率回归到合理空间、区间的过程。”陶冬称,对大银行来说,其存款利率的确会往上升,对其利差不利;而小银行本来从市场上拆借资金的利率较高,而在总体利率市场化后的水平,会使小银行可能比现在付出的资金稍微少一些,而这是政策想要达到的目的。

  陶冬称,中国银行[0.40% 资金 研报]业目前基本的盈利模式还是利差模式,许多的创新产品实际上还是与利差相关,而这个利差不是建立在效率和投资能力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垄断的基础上。

  “而余额宝便在当前呆滞的银行环境下显示出它的活力。”陶冬认为,余额宝对中国经济的最大作用,就像是在银行业的鱼塘里放入的一条鲶鱼,让鲶鱼来打破利率市场化所带来的一个僵局。“余额宝现象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利率市场化的重心已经由政府主导,转向了市场主导。”

  不过余额宝本身的经营模式,无论是从产品到服务再到风险控制,亦存在着一定问题。而随着其资金规模的增加,大到若覆盖整个货币市场,其收益率回归到正常的水平将是必然的。

  放眼全球

  跳出中国,放眼全球。陶冬认为,在发达国家的经济带动下,2014年全球经济将加速增长,但质量不高。发达国家复苏最大的拉动因素不是内需增加,而是财政收缩的减少,即负面因素的减少带来了增长的反弹,意味着GDP增长的速度要快过需求增长的速度。而由于需求疲软,就业复苏缓慢,全球经济的复苏未必会带来今年出口的大幅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该加速是金融海啸以来首次,在没有进一步的货币政策刺激或者财政政策刺激之下达到的。”

  2014年,各国央行开始修改货币政策,除日本外,美国、英国、中国都在“收水”,尽管欧洲央行利率还可能会下调,但其他政策也倾向于“收水”。

  美联储减少国债购买计划将按照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既定的方针执行,这已被市场所接受和消化。不过美联储具体的加息时间,还将取决于今后的经济数据。“美国经济的复苏在全球各大经济体中是轨迹最清晰、风险最小的。这就决定了资金会持续地流入美元资产上。”陶冬预期美联储可能会在明年年中左右第一次加息。“不过市场对此的预期会提前。而当市场预期美联储开始加息,且美国国债利率升至3.5%的时候,全球金融市场将遭受新一轮的较大冲击。”

  在陶冬看来,新兴市场危机将进一步深化。他认为去年八月份和今年一月所上演的新兴市场“抛售潮”只是一个更大危机的前奏,当美联储开始加息时,新兴市场所面临的困境会比现在大得更多。借鉴历史经验,每当全球资金流向出现较大变动时,新兴市场都会出现较大波动,陶冬认为此次也不例外。近几年新兴市场的消费投资基本是靠热钱流入来维持一个收支的平衡,一旦美联储货币政策改变导致热钱流向转变,其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赤字就变得无以为继,新兴市场在资金流向上还将依靠美国。此外,在实体经济的需求上,若中国的需求不出现较大反弹,新兴市场经济也将历经诸多挑战。